A+设计师联盟

预言未来城市 中国建筑模型博物馆

Wutopia Lab建筑事务所

Wutopia Lab,由俞挺和闵而尼于2013年创立于上海,以魔幻现实主义,创造日常奇迹的全球本地化先锋建筑设计事务所。


案例展示案例详情
        编辑:sally
        项目名称:中国建筑模型博物馆
        设计公司:Wutopia Lab
        主持建筑师:俞挺
        项目建筑师:孙悟天

        Wutopia Lab以预言未来城市的方式完成了的中国第一个建筑模型博物馆。


Models in model



        看东京的模型仓库,业主希望在这个博物馆里展示所有中国当代知名建筑师的建筑模型。当我翻看模型仓库的照片时,一个灵感闪电般击中我。既然博物馆集中展示的是各种建成或未建成项目的建筑模型,那么如果以宏观的视角观察这些千差万别的项目,然后一旦悬置它们的地域和时间的差异,它们其实可以一起构成一个世界。于是,我决定把整个博物馆设计成一个巨大的未来城市的模型。而这些收集来的模型就是这个未来城市肌理上的不同的构成部分,它们各自发散性地预言着不同的未来。这样的模型博物馆才是具有建筑学意义的,这就是Models in model。




1909 Theorem 

”All the comforts of the country with none of its disadvantages“


        东京的模型仓库货架上密密麻麻的模型让我想起了库哈斯在《疯狂的纽约》里引用的漫画家A.B Walker 在1909年三月在杂志上发表的漫画。库哈斯认为这代表了一种对摩天楼的乌托邦想象。2011年,我关于垂直城市的博士论文里引用了库哈斯的这段文字和图片。我认为20世纪初从欧洲到北美对摩天楼的各种想象形成了垂直城市的雏形。由此激发我要把博物馆设计成一个关于未来的垂直城市模型。



        《看不见的城市》中轻盈的城市之二中提到的完全建筑在高脚桩上的珍诺比亚帮助我确定了未来城市的基本架构。我希望作为城市一部分的模型是漂浮在这个未来城市的界面之上的。但我不想具体化这个未来城市的形象。为了突出的是建筑师们的建筑模型,这个城市应该是抽象的。最后我决定用高脚即直径为32mm的圆杆作为基本元素来构筑这个未来城市, the Last Redoubt(名字来自于1912年的科幻小说The Night Land)。




The Last Redoubt

看不见结构的建造


        我们总共用了5653根钢管建造了Last Redoubt这个垂直城市。我把结构柱和装饰柱在尺寸和视觉上设计成一样来刻意削弱结构的存在表达。这些钢管连续形成序列后又成为垂直城市不同区域的分隔界面。



        Last Redoubt同时具有人和模型的两种尺度。在模型的尺度上,Last Redoubt有十几层高,所有的模型承板都是悬挑焊接在圆杆上的。不同的模型坐落在不同高度上的承板上,它们同时塑造Last Redoubt的形态。在人的尺度上,博物馆有个穿越各个展区的夹层。夹层是用悬吊的方式建造,吊杆一样是直径32mm的白色圆形钢管。我把夹层隐藏在钢管形成的界面中是为了避免在视觉上让两种尺度发生冲突。参观者可以隐秘地穿行在模型之间来观察模型。是作为博物馆重要的体验流线,同时它也是作为模型的Last Redoubt立体交通系统的一个部分。




Acropolis

 

        我用20世纪初美国画家William R Leigh所创作的关于未来城市的幻想绘画作品——Visionary City来命名入口大厅,它是Last Redoubt的卫城。Visionary City更像一个空空荡荡的旷野,只有the Stackes(叠城,头号玩家)孤零零地矗立在一侧,Stackes上的建筑沉默不言。不过当四周的玻璃通电后,玻璃背后的宏大的垂直城市突然出现在你周围,地面上会出现投影掠过这个世界的惊鸿,幻觉才是真的Visionary City。







3 Main Zones


        Last Redoubt的内城也是博物馆的主展区分成三个主要部分。分别为Tijuana(星际牛仔),Ironia(来自于铳梦里的City of Iron,我觉得名字太长就改成了Ironia)和Pod bay(2001太空漫游)。



        Tijuana和Ironia的差别在于根据原始平面尺寸而采用了不同的排列方式。



        Pod bay类似城市的广场,是Tijuana和Ironia两者的交汇空间。




1 Pantheon


        原始平面的西南角有个圆形空间。我们决定用它作为VR展示,休息或者会谈之用。它是博物馆唯一的一个社交空间,仿佛城市的Pantheon。尽管我以 The Thunder dome(疯狂麦克斯)来命名它。但它是个被光洁光线所笼罩的平静的场所。




意外的致敬


        在dome 一侧是进入夹层的楼梯。我原本把楼下的空间设计成储藏间。但当我站在这个房间里,我原本为了减轻夹层重量而把楼板变成了穿孔板,结果光线漏过空洞悉悉索索地洒进房间。这光线让我心头一动,我决定把这设计成一个特展厅,我把它命名为Tyell,向伟大的《银翼杀手》致敬。




3 Sacred Spaces


        Last Redoubt是作为完整的方形城市嵌入到原始平面中,它和凹凸进退的原始平面之间形成一些零碎的边角空间。我用红黄蓝三色标记了这三个空间作为特别的展出空间。他们同时作为这个城市的神圣空间联系着作为Last Redoubt的建筑模型博物馆和真实世界。红色是Olympus(苹果核战记),蓝色是Asgard(雷神),黄色是Arrakis(沙丘)。它们其实也象征了一件事,纯粹的空间终究要突破界限更华丽地拓展未知的领域才能持续性发展。




3 Harbors


        原始平面上有3个阳台,我可以置之不理。但我觉得任何伟大的城市和文明一定会拓展它的边疆去探索未知。我把这三个阳台看成Last Redoubt的三个航空港上的飞船。他们分别是The Eclipse(星球大战)代表着征服的野心,The Covenant(星际迷航)代表了好奇和探索, 就在Pod bay边上的金色The Serenity(萤火虫)则代表了勇气和运气。 它们证明了我的Last Redoubt和小说里等待死亡的Last Redoubt不一样,人类终究毫无畏惧地走出堡垒去开拓更广阔的天地。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The Night Land


        白色的Last Redoubt之外就是 Night Land。作为对偶的一组关系,我把电梯厅设计成黑色,仿佛黑夜。夜色中矗立的黑色沉默的巨型城市The Peach Tree(特警判官)是Visionary City里白色Stackes的另外一面,它们隔着Stargate相互对视,但已经是两个世界了。

        




        正对电梯的是巨大的黑色数控墙,可以把信息包括图案显示在上面。它更像是Monolithic(2001太空漫游)。暗示了大门背后那个光辉万丈的Last Redoubt和Night Land的息息相关。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 
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 
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 
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宣言


        我原来想用窗帘将博物馆隔绝成一个完全内向完整的空间。可是当圆杆矗立起来后,阳光仿佛被过滤般滴落在博物馆内,整个博物馆看上去真实又不真实,实体被消解似乎还是存在的。这深深触动并改变了我。



        建筑学需要以建筑作为工具去思考人类的未来命运。直面未来,建筑学不能躲到历史,文脉和地域所构筑的果壳后面,而是以这些作为起点去创造更宏大的未来或者是卑微的神灵。坚固,永恒性或许是我们坚持的一种幻觉。但那种开放性,临时性,多样性,偶然性,意外或者短暂的失忆,瞬间的灵感,昙花一现的美丽和轻微的脆弱也是值得建筑学关注并由此创造什么。是的,我把建筑模型博物馆看成一个建筑学的宣言了。




“亲爱的,要做梦就大一些吧。”





项目名称:中国建筑模型博物馆
设计公司:Wutopia Lab
主持建筑师:俞挺
项目建筑师:孙悟天
设计团队:张海旭,张贲
施工团队:上海迈昌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业主:上海风语筑展示股份有限公司
地点:上海市静安区风语筑设计大楼
面积:1000平方米
建成时间:2019年01月
摄影: CreatAR Images





Wutopia Lab 的两位创始人
(左 俞挺,右 闵而尼)

        建筑师俞挺
        建筑师、美食家、作家、业余历史学者、重度魔都热爱症患者、身体力行的都市生活家实践者、兼具高逼格思维与表达的话唠,金陵路梦幻空中别墅“水塔之家”改造者,女性bnb创造者,城市微空间孜孜不倦的强迫症修正师。
        俞挺认为建筑应该刺破形式主义的皮囊,坦诚人的七情六欲,并继续深入,刺醒久已沉睡的灵魂。俞挺的建筑,精致的拙朴,是他追求的建筑境界。如果这个世界不够美好,我们就给他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热点阅读:

云端之作 自在居所 | 重新定义奢华
ED Design l 用细胞结构探索空间生命力


返回顶部